通知公告

    招商优惠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2012年9月1日起,新公司注册0收费!无管理费!细节请咨询各就近办事处招商人员。
    24小时热线:
    (1徐汇办)021-51154858
    (2东方路)021-68886028...
联系我们

    上海工商注册代理网

    联系人:曹小姐

    24小时电话: 021- 51154858、51154868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中山西路2006号百第宜山大楼220室 (宜山路口,地铁3、4、9号直达)

    上海注册公司网 作息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潇湘晨报数字报

发布时间:04-15 www.shgszc.com 【字体:

拆迁风险评估报告出炉记 2012年5月25日

潇湘晨报数字报

 

株洲荷塘区桂花街道办的工作人员组织居民开会,为他们讲解拆迁政策。

 
 

潇湘晨报数字报

 
 
 

编者按

最近,国内发生数起和拆迁相关的事件,引发社会关注。

社会发展过程中,拆迁和征地不可避免,正确处理好加快地方发展与维护居民利益的关系,是一个基本原则,而如何处理这个关系,则是一门“技术活”。

依法依规协调好拆迁各方的利益分配,是避免引发悲剧的主要手段。从具体实施来看,如果相关单位在拆迁前能依法对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评估,如果拆迁实施方在拆迁时能充分与拆迁户沟通并注意方式,如果拆迁户面对拆迁时能更加理性……很多恶性事件就能避免。

那么,拆迁可能引发的风险如何评估?拆迁实施方应当如何与拆迁户沟通?拆迁户除了“硬扛”,还能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最大程度上实现自己的正当诉求?今日,《拆迁那些事》为你解读。

株洲环城拆迁事务所的匡总,一段时间以来有些沮丧。

去年5月,他接了荷塘区桂花街道一个拆迁项目,前期调查工作早已做完,但是,政府还没有颁发拆迁许可证。

以前,他接到拆迁委托,完成前期调查、协商补偿、拆除清空这一系列流程,快的只要半年。

这次拆迁为何遇阻?问题出在一份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上。

《报告》指出,该拆迁项目社会稳定风险为B级,即项目存在引发一般不稳定事件的可能,需要暂缓实施。本报记者谭君 株洲报道

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

——摘自《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二条

A 社会稳定风险,怎么进行评估?

——从合法、合理、可行、安全四个维度来对社会稳定风险进行考量,是全国通例。

4月28日,株洲荷塘区桂花街道办,该拆迁项目委托人成中勇拿出了《报告》,“今后所有项目,都要搞维稳评估。”

成中勇是街道办党工委副书记,分管综治维稳工作。

他介绍,去年元旦,荷塘区正式下文,明确要对重大项目、重大决策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

此前的2010年底,株洲市委市政府下发了《关于在全市推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明确:各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负责本单位主管范围内的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比如桂花街道的这个拆迁项目,由桂花街道办主管,桂花街道办要对其进行风险评估。

《意见》规定,关系民生的5大事项要进行稳定风险评估:

涉及社会保障和社会事业的重大决策或政策调整,如医疗、教育政策的变动;涉及多数群众的改革改制事项;涉及多数群众切身利益的城市发展和城市管理的重大事项或项目建设,如旧城改造;涉及农村和农民的利益的重大事项,如土地征收和拆迁;涉及多数群众利益的资源开发利用,如移民安置等。

其中,征地拆迁需要做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也在2011年1月21日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有所规定。

那风险评估怎么做?

成中勇根据市、区的要求,再综合从同行、网络所学到的方法,基本摸清:评估主要从合法性、合理性、可行性和安全性四个方面进行考察。

评估报告怎么写?

以桂花街道的这个拆迁项目为例,《报告》一共分四部分:一是项目概况,二是项目征地拆迁社会风险评估情况,三是防范风险的措施,四是评估结论。

第二部分是《报告》重点,从合法性、合理性、可行性和安全性四个方面进行了论证。

其中,安全性又是重中之重。《报告》一共4页纸,安全性论证就占了1页。

事实上,从合法、合理、可行、安全四个维度来对社会稳定风险进行考量,是全国通例。

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社会稳定与风险评估研究中心主任廉如鉴博士说,对前三项进行研究比较简单,有客观指标可依照,也有很成熟的经验,但对安全性的评估很难把握,又是最重要的。

B 是否引发风险,依据什么判断?

——在成中勇看来,这依赖于一个有多年维稳工作经验的干部的直觉。

廉如鉴认为,很难鉴定一个项目是不是存在社会稳定风险。

首先,什么是社会稳定风险?什么因素会导致社会稳定风险?

实际上,在撰写《报告》时,成中勇并没有太多纠结。拆迁公司做的前期调查,已经通过问卷和民意测验等方式,把评估对象的基本情况摸得差不多了。他根据摸底情况,把项目开展即将面临的矛盾,在《报告》中罗列了7点。

前面6点,基本是正常拆迁中都会出现的矛盾,如拆迁户对拆迁补偿方案不满等。

第7点,被表述为“最为重大的问题”,字体被加粗加黑:该项目涉及的一家公司(以下称A公司)“停产多年,10年没有给职工发过工资和补贴,未给职工缴纳社会保险等基本保障金,退休人员无法退休,欠银行贷款500多万元未还,至今没有进行企业改制”。

表面看,以上问题与拆迁无关。但《报告》接下来分析,“A公司生产经营用房在本次征地拆迁范围内,是A公司唯一的资产,征地拆迁安置补偿款是否能够安置职工、偿还负债,还是未知之数”。接着,《报告》对此问题进行了定性判断,“征拆房屋可能会引发职工的群体性事件。”

为什么能给出这样的判断?在成中勇看来,这是一个有多年维稳工作经验的干部的直觉。

成中勇介绍,在株洲,因为拆迁牵扯出企业改制的积怨并不鲜见。很多人都想在拆迁中一次性解决各种历史遗留问题。

作出判断也是必须的。根据《意见》,评估报告要“对评估事项实施后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因素逐项分析预测,对可能引发不稳定事件所涉及的人员数量、范围、方式等作出评估预测。”

按照《意见》所规定的评估程序,风险预测之后,应该对风险划分等级。但成中勇的报告接下来先介绍了“防范风险的措施”。

针对前面6点,应“健全机构,强化管理”;还要“由综治维稳部门专门负责维稳信息的收集报送,做好涉稳预案”;同时“向拆迁户做好政策宣传,对他们的不理解部分给予耐心解答。”

最后着重提到第7点的化解方案,“A公司的区域,因企业未改制,职工安置无着落,改制、拆迁本是两项不同的工作,建议先改制后拆迁,避免混为一谈,该区域征地拆迁工作建议暂缓。”

C 风险级别,用什么标准划分?

——廉如鉴称,不明确的表述说明,规则制定者对社会稳定风险的认定仍不明晰。

《报告》的结尾,给出了评估结论:对该项目征地拆迁工作的社会稳定评估为B级,建议分期分批进行:即A公司区域暂缓实施,其它区域准予实施。”

根据《意见》,社会稳定风险划分为A、B、C三个等级:

群众反应强烈,可能引发重大不稳定事件的,评估为A级,该级项目不得实施;

群众反应较大,可能引发一般不稳定事件的,评估为B级,该级项目暂缓实施或制定应对处置预案,化解矛盾后方可实施;

部分群众意见虽有分歧,但仅可能引发个体矛盾纠纷的评估为C级,该级项目根据预案,做好防范和化解,可以实施。